[VIP] 是看住她,不准她碰那些男人

    “啊!”叶扶桑惊呼一声立即坐了起来,双眸呆滞的直视着前方,大口的喘着粗气,脑子里所有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进来,叶扶桑满脸的无助,一张晶莹剔透的小脸布满了泪水,她想起来了,她和花渊祭赌气走出冥界的时候,被纳幽掳了去,后来被花渊祭救了回来,可是,在大婚的时候纳幽忽然发动魔兵攻打冥界。最新书籍更新-无弹窗

    那一天,展开了一场足以波动三界的一场大战,数位仙家圆寂,叶扶桑清晰的记得,就在纳幽身边一个女子朝着自己打来的时候,花渊祭奋不顾身的向自己冲来,替自己挡下了那一击,但是,那一击却穿透了他的身子,伤到了她的元神,就在此时,纳幽却卑鄙的从背后偷袭花渊祭,她一个旋转,替花渊祭挡下了那致命的一掌,同时,也震碎了她本就脆弱的灵魂。

    后来,她记得,是花渊祭用自己一千年的功力替凝住了她的魂魄,不得已护她转世,恍惚中,叶扶桑脑海中又出现了那张悲痛欲绝的脸,那双仿佛要毁灭天地的眼睛。

    直到那一刻,她才知道,自己被一个叫花渊祭的人深深的爱着,他的爱,足矣撼动三界,她记得,落在她脑海里最后的一个画面,是花渊祭浑身浴血,双眸泣血的模样,是他心头隐忍低落在她心田的泪水。

    后来的事,她便不不知道了!

    只知道这个男人很苦!她的记忆沉睡在忘川的时候,她经常能够感受到一个熟悉的气息在河畔驻足,在河畔叹息!感受到一只手温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。

    花花,千年过去了,你还在等我!

    “扶,扶桑!”花渊祭伸出手,颤抖的碰了下叶扶桑,他不懂,明明她的记忆还为追溯完成,为什么就会突然醒来,看着叶扶桑此时呆滞的模样,花渊祭呼吸不由自主的屏住了,难道,她还未记起自己?

    闻言,叶扶桑扭头看向身边的人,见他一如往昔的魅惑,绝美,只是,那双凤眸里却含着挥之不去的愁死,哀伤,此时的他,正紧张的看着她,那双睥睨天下的凤眸,正透露着一股叫做害怕的东西,脸上,早已没了千年前的不可一世,却依旧有着对她的深情,不,比之前更加的炙热,更加的深了,脸上沉沉的如雾霭般的忧伤,双眸如同火焰般的乖戾。

    有人说过,记忆像是倒在掌心的水,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,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,一滴一滴,流淌干净,经不过似水流年,然而……

    千年过去了,轮回转动,斗转星移,彼此在命运前匍匐了几千几百年,他却始终在原地等着自己!

    “花花……”冰冷的素手轻轻抚上花渊祭那张让天地为之失色的脸庞,沙哑的声音自那苍白的唇瓣里吐出,“我好像做了个梦,好长好长……在梦里,我找不到你了!只有我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人,花渊祭似是卸下了千金重担,重重的呼吸一口,记得了,他的扶桑终于记得他了,不会在一味的逃避他了。

    “扶桑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花渊祭瞳孔一缩,眼睛猛地睁大,她竟然……在吻自己!她竟然,没有在逃避他,没有在害怕他,花渊祭伸手,摁住叶扶桑的脑袋,反客为主的吻着他,带着千年的等待,千年的哀思,千年的思念,闭眼,眼角潇然落下一地清泪,和着叶扶桑的,一起低落……

    抱着怀中的人,看着她眼中不再陌生的自己,花渊祭突然觉得,过去的一千年,好像一场梦,一场叫他痛彻心扉的痛,回忆里的那片如落樱般残红也淹没在滚滚岁月里,好像有斑斑露珠,好似哭泣。风哀鸣着,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一千年了,她整整离开了他一千年,可,她的样子依旧清晰的记在脑海,她的笑似明动的春光,泛着迷人的色泽,似媚含羞,绛唇微启,秋波一念间,仿佛万顷尽成一片彼岸的天下!

    俩人分开,叶扶桑深深的凝望着眼前的人,“花花,你会恨我心里凉薄终忘了你么?”

    怎么能,她怎么能忘了他?

    没等花渊祭说话,叶扶桑自顾自的摇了摇头,怎么会呢?要是他会恨自己,便不会如此费尽心思的叫自己醒过来了,现在的她,才是完整的叶扶桑,是收复所有魂魄的她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的另外一缕魂魄,却成了另外一个人,如今,与她合而为一,依旧是她,是她切割不去的一部分,是她抛弃不掉的责任!

    花渊祭眼里闪过一抹深深的落寞,扶桑回来了,心中,她不仅记起了他,也……记得凡间的那几个人,纵使他有抹去她记忆的本事,但是,他却不愿意那么做,他要的,是一个完完整整的扶桑,即便,她心里也有了别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是冥王,是主宰,没必要跟几个只能活数十年的凡人计较!可是,他还是该死的介意,介意她心中有了别的男人!即便只是一点,他还是该死的介意。

    “花花,我想去忘川河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渊祭应了一声,起身,牵起叶扶桑的手,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踏进这个神秘的忘川,叶扶桑眼泪止不住的流淌,指着忘川河畔遗留的残影,“花花,那是你么?”

    花渊祭顺着叶扶桑的手指的地方看去,见一个黑衣男子的残影迎风而立,对着河说道:“扶桑,又一百年了,你什么时候才会出现?”

    “扶桑,还是一个百年,可是,为什么本尊依旧找不到你的气息?”

    “扶桑,你真的成功轮回了么?”他痛苦的跪在河畔,有些自嘲的说道:“我虽然掌握三界生死,可是,为什么却唯独寻不到你的消息?”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的百年,叶扶桑总看见那道身影在不同的地方徘徊,嗟叹,哀思……

    擦掉眼角的泪水,叶扶桑转过身子,看着面前美绝人寰的男人,“花花,想不到你竟然这么的爱我,你那是在哭么?”指着一个模糊的身影,叶扶桑一脸挪椰的看着花渊祭。

    闻言,花渊祭一愣,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脸色微微一囧,“叶扶桑,本尊还没找你算账,你居然先说起本尊来了?”傲娇的抬起头,故作平静的看着别处。

    叶扶桑微微一笑,“那花花你要如此算账呢?”

    “跟本尊在一起,生生世世!”转过头,花渊祭直直的看着叶扶桑,他无法在忍受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花花……”叶扶桑走进一步,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,见他一脸的傲娇,好像有点不在意的样子,叶扶桑无奈的笑了笑,“花花,我想去凡间!”

    叶扶桑话音一落,花渊祭便酿跄的后退一步,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中,花渊祭一手紧紧的捂住心脏,没用,还是没用,即便她恢复了记忆,只要有那缕魂魄的存在,她对凡间的记忆便一直存在,心里,便一直有着别的男人,难道,即便恢复了记忆,他花渊祭依旧比不过几个区区凡间男子?
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一声你去吧,含着万般无奈,万般心痛,像是努力过后的绝望,欣喜过后的钝痛。

    花渊祭没在看叶扶桑一眼,淡然的转过身子,一步一步的沿路返回,真的,没办法了,她真的,还会再一次的离开自己。很痛,却不想在勉强她了,原来,当一件事完成,这并不预示着结束,不是预示着新的开始,而是代表着另一个悲伤的延续。

    “花花!”

    花渊祭脚步一顿,眼里闪过一抹期待,脚步仿佛千金重,移动不了分毫,静静的等着身后人的下文、。

    “花花,对不起,记忆里有了别的男人对不起,我想去凡间,去做最后的道别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花渊祭转过身子,错愕的看着叶扶桑,“你,是去道别?”他以为,她是要离开自己,回到冥界。

    “心里有了别的男人,我很抱歉,但是……”叶扶桑深深的看向叶扶桑,“我最无法割舍的人,是你!”

    几千年来,第一次见到叶扶桑这煽情的表情,花渊祭有些不习惯,心里,瞬间被浓浓的甜蜜包围,“本尊知道,要去就快点,就知道你花心!不就是几个凡间男子,全部加起来还没本尊一半的风采。哼!当初应该把你的七情六欲也封印起来的,省的麻烦!”

    看着那抹念叨着越来越远的身影,叶扶桑嘴角狠狠的抽了抽,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花心,但是,这男人的表现是不是太无所谓了?

    看到花渊祭从外面回来,花司辰眼里闪过一抹疑惑,“王,你不是在……”花司辰疑惑的指了指里面,他记得,王不是在里面等着扶桑仙子醒来的么?

    “花渊祭,老娘真的要去凡间了!”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,接着,就见一抹白色的身影款款走了进来,动作优雅,气质上乘,只是脾气下乘!

    “嗯,去吧!”花渊祭优雅的坐到王座上,一手随意的搭在扶手,漫不经心的看着下面隐隐青经暴起的人。

    叶扶桑气鼓鼓的看着花渊祭,她都说自己要去凡间了,这个男人居然如此的无所谓!!!

    这时,叶扶桑也注意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存在,眼睛眨了眨,疑惑的看了过去,花司辰也恰好看了过去,俩个人的视线交汇在了一起,花渊祭立即如临大敌,如同一只炸了毛的刺猬,满脸防备的看着花司辰:“你下去!”

    花司辰嘴角狠狠的抽了抽,他知道,王这是吃醋了!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俩个声音一同响起,花司辰抬起头,就见叶扶桑身子已经踏出了大殿,看了眼王座上一脸不悦的男人,花司辰额头流下一滴大大的汗水,他知道,王是叫他下去,可是扶桑仙子她……

    “哼!”一声极其不悦的冷哼从男人鼻翼了哼了出来。“你去暗中跟着她,不准那些男人碰她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花司辰领命而下,刚转身,身后人又说道:“不,不对,是看住她,不准她碰那些男人。”

    脑后滑下一条巨大的黑线,花司辰还是恭敬的应下,花渊祭却还是不满意,“还有,你不准给她看见你的样子,见面的时候必须蒙面!”

    花司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花司辰飞快的离开了冥界,不知道在待下去,他是不是冥界都不能待了,话说,王有必要这么的防着他么?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骄阳下,一抹纯白的身影突然出现,着了一身长裙,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,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。将乌黑的秀发随意绾着,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。虽然简洁,却显得清新优雅对镜梳洗。脸上薄施粉黛,整个面庞细致清丽,如此脱俗,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。

    叶扶桑素手翻转,猛地打出,空中陡然出现了一副画面,如同二十一世纪的电视一般,画面清晰可见,对话亦然如此。

    画面中,一袭黑袍的蓝千轻轻推开卧室的门,感受着里面安静的大殿,好看的眉头轻轻的蹙了一下,“桑儿?桑儿?”轻轻的叫着自己给叶扶桑取得名字,蓝千四处张望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桑……”看见床上躺着的身影时,蓝千嘴里的“儿”字隐了去,“都这么晚还在睡?”蓝千踱步走了过去,手刚刚搭上“叶扶桑”的身子,整个人突然愣住了,一张妖媚的脸瞬间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一声悲怆的哭喊响彻天际,一瞬间,人群涌贯而入——

    画面中,叶扶桑见惜朝红着一双眼睛趴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摇晃着她的身子,见侍音责打蓝千,怒骂他,最终拉住蓝千的衣袖,颓废滑落在地,失声痛苦。

    见蓝千流泪隐忍,呆滞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她,眼中满是绝望,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,仿佛被整个天下抛弃。

    见冷凝脚步酿跄摔倒在床前,目光涣散,见冥月辰不停的拍打着她的脸,一向坚强的男人眼泪一滴一滴的滴在她早已冰冷的脸上,一双眼睛写满了惊恐,写满了痛心。

    见樱季兮白着一张脸,不死心的替她把脉,替她扎针,一遍一遍呼唤着她……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