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:夏瑾寒,你个大骗子

    <b>章节名:第112章:夏瑾寒,你个大骗子</b>

    走出九王府的时候,上官轻儿的心情是十分愉快的。不知道为何,每次看到慕容妖孽被她气得跳脚,看到他脸上出现除了妖媚之外的表情的时候,她的心情就很好。

    总觉得,能将慕容莲气死,也是一种本事。因为上官轻儿敢保证,这世上绝对只有别人被那妖孽气死的份儿,想要气死他?怕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每次跟慕容莲在一块儿的时候,上官轻儿都能看到他跳脚的样子。

    莫非,自己真的如他所言,是他的克星?

    想起方才,慕容莲问她,“为何你总不愿听我的告白。”的时候,上官轻儿真差点被他那认真的表情和忧伤的样子给迷住了。

    老实说,那是她第一次看到他这般失落的表情,也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认真跟她说这些。但,她却不能听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她再一次把他气得差点吐血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听不懂你的告白,你说了也是白搭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她听不懂,也不想懂,她心里有人,所以不愿给别人机会,最好不要让别人对她有一丝一毫的念想。否则到头来,受伤还是他……

    她不愿让别人为自己受伤,尤其是慕容莲。认识他这么多年了,他对她的好,她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如果可以,她希望他们能一直做好朋友,永远不要被其他的感情迷乱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世上纯洁的感情,实在太少,尤其是男女之间,就更难得了……

    回到清灵宫的时候,夏瑾寒已经回来,行李早已经收拾好,他们没有惊动任何人,悄悄的离开了飞雪国的皇宫,一如他们来的时候一样,不动生息。

    夏瑾轩不舍的送上官轻儿和夏瑾寒来到了飞雪国宫门口,心里感慨万千。他不知道太子哥哥要带轻儿去做什么,但是他总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,似乎,这一别,可能再也不会见到他们了似得……

    夏瑾轩很少会有这样感性的时候,但是看着上官轻儿跟夏瑾寒一起坐在一匹马儿上,慢慢远去的身影,他却是忍不住追上去,道了一句,“轻儿,太子哥哥,早些回来,我在夏国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上官轻儿扭头,对夏瑾轩挥挥手,笑靥如花,“放心吧小八,我们很快就会回去的,记得帮我照顾好我的铺子哟。”说罢,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,调皮无比。

    夏瑾轩深深的看着上官轻儿那灿烂的笑容,心中的不安,慢慢得到了安抚。他也笑了笑,暗怪自己想太多了,轻儿有太子哥哥照顾,怎么会出事呢?他们一定很快就回来的。

    但夏瑾轩没想到的是,他跟上官轻儿这一别,竟是七年之久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为有慕容莲的帮助,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很顺利的离开了飞雪国皇宫。

    一路策马狂奔,他们出了凤凰城,直奔雾谷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早在他们来飞雪国之前,夏瑾寒就已经得到了他先前派出的暗卫的传来的消息,得知了雾谷的具体所在地点,如今,他们就去跟那些暗卫汇合,等待月圆之夜雾谷大门打开,便可以进入雾谷。

    再过三天就是月圆之夜,他们必须尽快离开凤凰城,来到雾谷附近的小镇,做好各种准备工作,只等十五那天一到,他们就要开始迎接一场新的斗争了。

    秋末冬初,天气已经变得十分清凉。骑着马儿狂奔,寒风吹来,就像是刀割一般,带着一阵阵刺痛。但为了赶路,上官轻儿愣是不肯上马车,就这么跟夏瑾寒一起骑一匹马,时刻的陪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这一去雾谷,结果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。上官轻儿不愿再错过任何可以跟夏瑾寒在一起的机会,她害怕,要是这一去,她再也出不来,就再也见不到他了,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当然,她更多时候想的是,等他们成功拿到了翠玉雪花,将夏瑾寒的身体治好了之后,他们要去哪里,要怎么享受今后的人生,分享劫后余生的喜悦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上官轻儿等人就来到了凤凰城旁边的小镇,风陵镇。

    风陵镇位于凤凰山的另一边,隔着凤凰山,背后就是飞雪国皇宫。

    但,因为飞雪国皇宫的背后是一处万丈悬崖,所以,风陵镇是位于悬崖底下的,想要越过凤凰山去皇宫,那也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没想到,他们兜兜转转,居然还是围着凤凰山转,当即一脸无语的看着夏瑾寒,“雾谷果然在凤凰山上么?”

    夏瑾寒轻笑,道,“不是,是在凤凰山与另一座山的夹缝中。”

    夹缝中?

    也是,雾谷既然是山谷,肯定是在两座山的中间的。只是……

    上官轻儿仰头看着不远处那陡峭的山崖,心里无奈至极。这雾谷的主人,还真是会选地方,这里明明离皇宫很近,却始终隔着悬崖,可谓是咫尺天涯,而且这里又可以享有凤凰山周围跟凤凰山一样的地热资源,和各种物质资料,当真是条件得天独厚。若说雾谷是飞雪国的第二个皇宫,怕是都不为过吧?

    当然,上官轻儿还没看到雾谷的样子,所以也不太好下定论。当她看到了之后才明白,雾谷哪里是什么第二个皇宫,根本就比飞雪国的皇宫还要像皇宫啊。

    在风陵镇的一处小客栈里住下,上官轻儿洗了个舒服的澡,就躺床上呼呼大睡了。

    夏瑾寒则是听完了暗卫的详细汇报之后,跟青云等人商量一番,决定了要如何行动,何时行动之后,也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赶了一天一夜的路,此刻的夏瑾寒也累了,回到房间,看到上官轻儿那可爱的小脸,嘴角微微勾起,手轻轻抚摸她白嫩的脸颊,眼中是化不开的温柔。

    已经来到了这里,他很快就能拿到翠玉雪花,将那一直困扰自己的东西处理掉了,那也意味着,他可以变得更强,可以更好的保护他的宝贝了。

    “轻儿……我一定会好好的。”他低声的说着,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,然后拥着她,沉沉入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夜。

    深秋的夜,寒风呼啸,冻得人浑身哆嗦。

    夜黑风高,窗外的寒风呼啸着,落光了叶子的树木,在寒风中摇曳着,发出了一声声凄凉的呜呜声。

    风陵镇的上空,那一轮皎洁的月光,像个圆盘一般,高高的悬挂着,洒下了万丈光芒。夜风中,银白色的光,像是在地面上铺了一层霜,洁白的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天已经全黑了,上官轻儿躺在那张铺着温暖床铺的床上,眉头深锁,睡得极其不安稳。

    夜色迷蒙中,上官轻儿突然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那双大眼睛,瞪得大大的,惊恐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黑,周围是无边的黑暗,皎洁的月光,被挡在了黑色的窗帘外,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的心咯噔了一下,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,迷茫的双眼,看着眼前那一片虚无,心,突然很空。

    伸手,摸了摸身侧,发现空荡荡,身边竟没有那让她安心的人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顿时慌了,黑暗中,张开双手,惊慌的叫着,“寒哥哥,寒哥哥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这一刻,这样的宁静,让上官轻儿彻底的慌了。

    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,上官轻儿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,起身急急忙忙的跑向门口,因为不小心,膝盖重重的撞上了床前的桌子,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碰撞声,而她的膝盖也磕破了,流出点点鲜红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却是没感觉似得,冲到门前,用力的拉门。

    但是,门居然被人从外面上了锁,她拉了半天也拉不开。

    “开门,开门……”上官轻儿发疯的叫着,声音已经变得嘶哑。

    “夏瑾寒,你个大骗子,骗子,开门,你说不会丢下我的,你骗我,呜呜……”上官轻儿站在门前,手用力的拍打着那扇门,可夏瑾寒似乎知道她会想要出来,竟将门窗都封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无助的跌坐在地上,死死的咬着嘴唇,心里蛮是不安和恐慌。

    她就说,夏瑾寒这次为什么变得这么好说话了,居然没有反对她跟着去雾谷,要是往常,就是有一点危险,他都不会同意的。她还以为他变得开化,变得信任她了,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危险,他都会带着她一起去面对。

    这些天,他也是真的做到了滴水不漏,带着她一路奔波来到风陵镇,又将他的计划和打算,丝毫没有保留的告诉她,甚至都给她安排了任务。让她确信他不会丢下自己,确信一定会跟着他一起去雾谷。

    所以,今天下午,他让她休息一会,晚上开始可能就没有时间休息,要养足精神去奋斗的时候,她没有任何怀疑,就在他怀里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本以为,只要躺在他身边,睡着了也紧紧的抱着他,他就不会丢下自己的,可她还是太自信了。

    夏瑾寒那个混蛋,一定是早就想好了要这么做的,所以前面才什么都顺着她,给了她一种,他一定会带着她去的错觉。然后再趁着她放下了戒备的时候,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夏瑾寒,你个大混蛋,呜呜,我讨厌死你了……”上官轻儿无力的跌坐在门后,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明白他的苦心,也知道他不让自己去雾谷是为了她好,但她又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去拼命呢?他明知道,她宁愿跟他一起吃苦,也不愿一个人独自享受的,却还是将她丢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难道不明白,将她留下,才最让她难熬么?

    上官轻儿擦干眼泪,从地上站起来,那双大大的眸子,清澈而又坚决。

    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,上官轻儿冷冷的叫道,“梨花姐姐,然哥哥,我知道你们在外面,让我出去,立刻!”

    还有一个时辰就是午夜,午夜时分,雾谷入口的阵法和防备都是最弱的,加上今天是月圆之夜,雾谷的入口会自动打开。

    没有多少时间了,从这里去入口的还需要大半个时辰,要是再不离开,她就赶不上了。

    她绝不能让夏瑾寒一个人进去,绝对!

    外面没有人回答上官轻儿,除了静谧还是静谧,静谧的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屋子里没有点蜡烛,昏天暗地的,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,遮住了所有的光线,她的眼前,只有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冷笑,道,“你们可以不出来,可以不给我开门,我总会有办法出去的,到时候,你们别后悔。”上官轻儿说完,就来到了窗口,发现窗户被锁的紧紧的,甚至还被加固了。

    她顺手抄起房间里的椅子,二话不说就对着那窗户砸去。

    “碰”的一声,椅子重重的装上了你窗户,发出巨大的碰撞声。未了,又是“哐当”一声,又一张椅子壮烈牺牲了。

    夏瑾寒离开之前,似乎担心上官轻儿会有危险,没有封住她的内力,但却将屋里所有利器都拿走了,幸好还有几张椅子和桌子,上官轻儿物尽其用,能砸的都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窗口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牢固,她砸了半天,也没能将窗给砸坏。

    于是,上官轻儿眯起眼睛,怒道,“很好,砸不坏,我就试试我的功力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金蚕蛊虽然练的不精,但却不是摆设,只要她想,随时都可以将这屋子给毁了。本想着去了雾谷危险重重,可能需要用到金蚕蛊,所以她不并不打算在外面的时候就使用,免得去到雾谷的时候,她就没力气打架闯关。

    但现在,夏瑾寒将她关在这里,她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咬着牙,上官轻儿运功,清澈的双眸慢慢变成了血红色,她举起双手,五指成爪,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量,冲击而出,直逼窗口。

    黑暗中,有无数的银色丝线,照亮了这屋子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深呼吸,收回自己的手,目光冰冷的看着那窗口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原本被封得严严实实的窗口,竟是在上官轻儿的手下,化成了无数的碎片,应声而落,散落的满地都是,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飞身而上,从窗口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窗外,青然慌忙跑过来,跪在上官轻儿身前,激动的道,“小郡主,你不能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让开!”上官轻儿冷眼看着青然,语气冰冷,带着几分怒气。

    “小郡主,殿下不会有事的,明天他就能带着翠玉雪花出来,届时还需要你的力量帮他恢复功力,所以你不能离开。”青然激动的拉着上官轻儿的衣服,急急忙忙的解释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如何能听得进这些话呢?她都急死了现在,恨不得立刻飞到夏瑾寒的身边去。就算他很厉害又怎么样?她又不是不能保护好自己,为什么不让她一起去?

    上官轻儿一挥手,道,“让开,青然,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她要去找夏瑾寒,绝对不能让你混蛋一个人去闯雾谷。

    她说过的,不管在哪里,都会陪着他,就算他拒绝,她也会坚持。

    “小郡主,梨花带你去。”看着青然苦苦的哀求,再看看上官轻儿眼中的坚决,梨花终于站出来,坚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梨花,你说什么?”青然惊讶的瞪大双眼,瞪着梨花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带小郡主离开,青然,快让开。”梨花冷眼看着青然,浑身都散发着寒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青然愣住了,“雾谷太危险,你怎么能带小郡主过去?”

    梨花只是看着上官轻儿,坚定的回答,“我只知道,小郡主要是一定要去,我就会站在她这边。”她是夏瑾寒的人没错,但她也是上官轻儿的人,她从没忘记自己的使命。她也相信上官轻儿的能力,相信自己可以保护好上官轻儿。

    别人都不懂上官轻儿为何这般坚决,但梨花能理解,上官轻儿对夏瑾寒的感情,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看透的。就算他们阻止,梨花相信,上官轻儿还是会去的,与其让他们在这里浪费时间,甚至是大打出手,还不如早些带她过去,或者能帮到夏瑾寒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感激的看着梨花,道,“谢谢,梨花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职责,小郡主,梨花抱你过去,你休息一会,养足精神。”梨花眼底带着一抹淡淡的笑,听到上官轻儿的道谢,对她来说就是最高的荣誉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上官轻儿方才用金蚕蛊破了窗,而且因为把握不好力度,又担心不够力气会打不破,所以那一招她是卯足了干劲打出的。这金蚕蛊本身就很费力气,此刻上官轻儿还真的觉得有些疲惫了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靠在梨花的怀里,闭上眼睛,安静的休息了起来。

    梨花则是抱紧了上官轻儿,飞身朝着雾谷所在的方向赶去。青然见他们离开,又怎么能不跟上呢?

    于是,三人乘着夜色,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穿过了两条河流,越过了几座丘陵,夜色中,三人就像是鸟儿一般,自由自在的飞翔着。

    夜色迷蒙,迷雾在身边萦绕,越是靠近雾谷,迷雾就越浓。上官轻儿才知道,原来雾谷之所以叫雾谷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因为这地方,竟是云雾缭绕,身处其中,就像是走在云雾里,几乎找不到方向。

    皎洁的月光从天空中洒下,照在迷雾中,只剩下一片灰蒙。

    连着半个时辰的奔跑和飞行,梨花和青然都是用尽了力气。眼看着月亮越升越高,马上就要升上头顶了,上官轻儿的心也越发的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终于,经过梨花的全力赶赴,上官轻儿终于在月上中天的时刻,来到了夏瑾寒等人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,当上官轻儿赶到的时候,夏瑾寒已经带着青云走进了雾谷,那地方就至剩下了师父和球叔,在为夏瑾寒等人护航,维持阵法,让他们前进的路更顺利一点。

    “师父,球叔……”上官轻儿从梨花怀里跳下去,直奔师父他们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应该在普崖山上闭关么?怎么会在这里?上官轻儿眼底慢是惊讶。

    似乎是早料到上官轻儿会来,师父捋了捋胡子,目光幽深的看着上官轻儿,“轻丫头,你确定要去?还有一分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上官轻儿重重的点头,眼底一片坚决,“我要进去,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进去之后,你可能再也出不来。”球叔的表情也是十分严肃,看着上官轻儿的目光,带着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没有一丝犹豫,笑道,“我要进去,不管结果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命运啊,去吧,丫头,记得不管发生什么,都要好好的活下去。”师父叹了一声,便挥手,用内力维持那变得越来越小的一处小入口。也就是雾谷的入口。

    在这一片迷雾中,那入口显得十分特别,周围都是迷蒙的,唯有那里清澈如许,就像是一面明亮的镜子。

    “郡主,梨花跟你一块去。”梨花跟上上官轻儿,语气坚决。

    “属下也一起。”青然也坚决的回答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笑了笑,道,“好。”

    有他们在,她至少还能有个照应,好过一个人孤军奋战。

    “去吧,凤凰涅,浴火重生,去寻找你的天空,绽放属于你的光芒。”师父一脸神秘的说着,就跟球叔一起,将入口周围的阵法破解,让上官轻儿顺利进去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也没有心思去想师父这话是神秘意思,重重的点头,道了一句,“谢谢师父和球叔。”然后大步的走向了入口,走向了未知的未来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和梨花青然三人刚走进入口,那原本明亮的光线,就开始闪烁,然后就像是被关了电源的电视机一般,闪了一下,就灭了。

    周围一片黑暗,只有天空中那明亮的月光,清冷的洒在地上,留下一片凄凉。

    球叔抹了一把汗,道,“师兄,就这么让轻丫头进去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师父捋了捋胡子,叹道,“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她若是不进去,寒小子未必能拿到翠玉雪花。”

    球叔也叹气,道,“也罢,随他们去吧。这都大半夜了,走,咱们去喝两杯,明儿好回普崖山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官轻儿站在雾谷的入口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四处打量着这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才发现这地方居然和外面没有什么区别,只是没有了迷雾,周围一片漆黑,在两座山的夹缝间,还依稀能看到这两座山上的树木在迎风舞动。

    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跟外边一样,但又有些不一样,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蹙眉,看向了这山谷的深处,道,“这里竟是用强大的结界封锁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梨花点头,目光凝重,“没想到有人能撑起这样强大的结界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的路,怕是会很难走。不知殿下现在到了何处。”青然目光幽深的看向前方,心中多少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嘴角勾起,笑道,“不管多难,我们都要走下去。走吧,快些跟上他们。”

    梨花和青然看着上官轻儿那轻松的表情,顿时也充满了信心,齐齐点头,笑道,“是,主子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眼前只有一条路,因为是深夜,看不到前方到底要走多远才到尽头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带着梨花和青然,一路往前。

    前面的路,走的很顺,可以说是畅通无阻。上官轻儿跟梨花等人施展轻功,一路狂奔,但却一直没能追上夏瑾寒。

    直到来到了一处分岔路口前,上官轻儿有些犹豫的看着眼前这两条路,目光看向了更远的前方。透过黑暗,她似乎看到前面的某处,有光亮在若隐若现的闪耀着。

    耳朵动了动,右边传来了一阵吵闹声,左边也随即响应。一时间叫人分不清到底哪边的路是安全的,正确的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蹙眉,抬脚走向了右边。

    结果才踏进路口,手腕上那一串陪伴了她四五年的红色珠串,居然发出了明亮的光芒,那光芒带着灼热的温度,让上官轻儿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抬起手,看着那泛着红光的珠串,上官轻儿疑惑的道,“不是这里么?”

    这是当初奶奶给她的珠串,她一直都很珍惜,也一直将它戴在身上,但这些年来,这珠子一直都静悄悄的,跟普通的珠子没有区别,她也慢慢的将它淡忘了,只是因为习惯,所以才没有取下。

    如今这珠子突然发光,是在告诉她,前面有危险?还是告诉她,要是往前走她会有危险?

    上官轻儿退后两步,走向了左边,那珠子上的红光慢慢的熄灭,最后恢复了正常,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嘴角勾起,笑道,“奶奶,是你在帮我吗?”说罢,她毅然的走向了左边,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会知道,右边的路口处,角落里静悄悄的躺着一块白色的手帕,手帕的一角,绣着一个清晰的“轻”字,是她曾经亲自绣了送给夏瑾寒的……

    上官轻儿没走多久,就来到了一处类似一线天的地方,前面的道路只能容一个人通过。

    梨花蹙眉,道,“郡主,梨花先进去。”她先进去,上官轻儿在中间,青然殿后,如此一来就算有什么事,也不会伤害到上官轻儿。

    上官轻儿却是摇头,拦住梨花道,“不,这地方虽然不长,但里面全是精密布置的阵法,你们跟在我后面。”

    过去的四年里,上官轻儿跟着师父学武器,而球叔教给她的却是比武艺更重要的奇门遁术。球叔跟师父的专长不通,风吹雪和慕瑶、明夜等人都是跟着师父学的武艺,球叔这人性格比较怪异,若非是他看上眼的,他绝不会轻易将自己那浑身解数传授出去。这也导致了他一直后继无人的尴尬的局面。

    只是,球叔看不上别人,偏偏一眼就看中了上官轻儿,所以当初上官轻儿刚到普崖山大院的时候,球叔就给她送了他最宝贵的袖箭。

    一开始上官轻儿不知道那袖箭如何宝贵,后来才知道,原来那原本是球叔给他未出生的孩子准备的,只是,因为某些原因,他的孩子永远没有来到人世的机会,那袖箭也成为了球叔心中的殇。

    所以那些年,球叔都是把上官轻儿当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的,身上的本事也都教给了上官轻儿。

    梨花原本还有些担忧,但青然过去的那些年是一只跟着上官轻儿的,所以知道她的本事,欣然的笑道,“梨花,相信轻儿。”

    梨花这才不放心的让开了路,“郡主,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上官轻儿点头,清澈的大眼睛,认真的看着前面的道路,然后一步步的踏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看清楚我的脚步,一步都不能走错。”上官轻儿说着,身子已经走进了一线天中。

    梨花和青然也不敢怠慢,急忙跟上,每一步都紧跟着上官轻儿的步伐,不敢有丝毫马虎。

    这一线天并不长,就两三米的样子,但是这里面的阵法却比任何地方的都要精细,上官轻儿和青然等人,走了一刻钟才走出去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,上官轻儿已经满头大汗,别看这地方就几步路,但每走一步,都十分艰难,走错一步,他们三人都可能会丧命于此。

    但,他们都还来不及高兴,身后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响声,随即,无数的利箭就对着他们飞射过来。

    梨花青然见状,慌忙拿出手中的剑,打算挡在上官轻儿面前,迎接箭雨的洗礼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。”上官轻儿见他们要移动脚步,慌忙大声的叫道。却还是迟了一步,青然已经挪动了脚步,右脚踩在了前面的一处空地上。

    而此时,那些利箭已经飞射到了上官轻儿他们的身边,青然和梨花没有办法,只得咬着牙,疯狂挥舞着手中的剑,挡住那些利箭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青然不小心踏出了一步,触动了某处的机关,他们的身后,突然有一只巨大的网,从天上撒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郡主!”梨花惊呼一声,加快了手中的动作,想要抽身去挡那巨大的网。

    但上官轻儿却是大声的叫着,“不许动,你们两个保持现在的脚步,不要移动。”

    这里的机关,竟是变动的,在机关停止变动之前,不管你怎么走,都是错,多走一步,就可能多触发一个机关。

    而如今,梨花和青然要去挡飞射而来的利箭,根本不能帮上官轻儿,那巨大的网,一步步的逼近上官轻儿,眼看就要将她套进去了。

    求评价票和月票,嗷呜……

    下一章或者再下一章,就长大,哇卡卡卡……不容易啊,每次写过度的章节,我都卡的要死,~(&gt;_&lt;)~求安慰……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